12月

15

2016

中国十大未破杀人惨案:桩桩件件令人不寒而栗

  中国十大未破杀人惨案:桩桩件件令人不寒而栗!

  1、刁爱青碎尸案:

        据网上资料来源:南大校园刁爱青分尸案受害女姓名叫刁爱青,江苏姜堰人,南大鼓楼校区成教院的大一女生,1996年1月19日(雪)遇害. 根据网络各方信息汇总。被害者情况:女性,扬州姜堰沈高人(沈高96年底之前隶属扬州,97年初划归泰州管辖,以百年国色牡丹著称);身材微胖,短发,姿色并不出众;死亡时身穿红色外套;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成人教育班大一新生,住在四舍——四舍属于成教生住所,管理混乱,往来人员复杂。

  过程:1996-01-10,死者在傍晚吃完晚饭出走,当年春节很晚,是02-19,所以当时死者尚未放寒假;1996-01-19,尸体被发现。死者床上的被子01-10清晨是叠好的,但是晚上被铺平了,似乎死者一开始并无外出打算。目击者最后看见死者的地点是青岛路;死者身穿红色外套。

  尸体情况:内脏以及头部有明显被煮过的痕迹,尸体被切成一千多块,头颅在龙王山被发现, 华侨路和水佐岗发现了被抛的其他尸块。由于冬天死后大约72小时-96小时就会出现绿斑,所以死亡时间不迟于01-14,从肌肉切片走向和头颅切割位置来看,具有一定的人体解剖学知识,医生或者医学院相关人员犯案的可能性极高。凶手很细致的实施了碎尸过程却留下了可供辨认的头颅以及三根手指,这看起来非常矛盾,或许他并不愿意死者成为无人认领的孤魂野怪,可大胆假设凶手的切割过程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否则使用强碱煮沸的方式可以更彻底的消除痕迹。

  2:天上人间花魁遇害案

  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北京某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在“天上人间”消费时,因纠纷与保安发生争执。该副局长遂将警方防暴队召至。但令这位副局长大跌眼镜的是,“天上人间”竟然也迅速调来了一支极其强力的队伍,双方剑拔弩张,最终,该副局长“未获便宜”。 2005年,所谓的“天上人间头牌花魁”梁海玲,遇凶身亡。

  时至今日,有当时参与调查的警方人士向本报记者称,尽管案件至今未破,但依然能够记得,在该“花魁”住所,除查获千万之巨遗产外,还有多个外省高官电话。 “天上人间”的背景,由此可见一斑。一位知情者称,如此背景,在于它多年的人脉积累。来此消费的常客,非富即贵。

  案件推理

  (1)上千万财产未被洗劫,说明不是谋财害命(2)死者是被缢死的,不会是仇杀,仇杀一般都要用尸体泄愤排除了这两点,不难看出,可能的情况只有杀人灭口,谁需要杀人灭口?不是她陪过的高官,就是她的老板。但她与老板只有雇佣关系,老板只是给她提供了认识高官的机会而已,老板杀人动机不足。 所以最有可能的是官员作案,应该是花魁知道了某高官的绝密事情,并以此要挟对方出钱封口,结果被人灭口。

  3、高校女生“铊”中毒案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离奇出现铊中毒的症状,导致身体健康遭到极大的伤害,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受到确诊和救治的事件,这是中国首次利用互联网进行国际远程医疗的尝试。由于朱令没有铊的接触史,警方认定为是投毒事件,但此案经过调查之后,几度沉浮,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尚无明确结果。且由于警方对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一些异常行为,让朱令案成为公众事件,从而衍生出对于作案嫌疑人家庭背景的各种猜测。

  朱令同宿舍的同班同学孙维,被警方认定为是唯一能够合法取得铊盐并且跟朱令接近的人。经过详细调查,警方正式将其列为投毒的犯罪嫌疑人。孙维的祖父孙越崎和伯父孙孚凌在民主党派和政协担任要职,而正是显赫的家庭背景,被认为是本案件的调查不能顺利进行的原因。

  1997年3月,朱令家人以出事班级即将全部毕业,人证即将难以获得为由,上书北京市公安局长。1997年4月2日,孙维作为朱令案件犯罪嫌疑人被北京市公安局14处带走,并在印有犯罪嫌疑人的纸上签字。在被连续侦讯审问8个小时后,孙维被家人接回家。此外,朱令家人还曾上书国家领导人要求加快办案,但上书时间没有说明。1998年1月,孙维家人在得知朱令家人上书国家领导人后,也给高层领导上书。

  4、白银连环杀人案:

         从1988年6月份开始至今的十六年间,在白银市区的邻里街坊间一条令人毛骨悚然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一直有这样。十六年来,一个市民中间一直传言称,白银市出了一个“杀人狂”,这个杀人狂专门选择“身穿红色衣服”的年轻女子作为下手的目标,大部分作案时间选择在夜间,采用尾随、盯梢或者长期观察后,直接进入所选女子居住地,进行强奸杀害,或者杀害奸尸。更为可怕的是,凶残忍的凶手杀人后,都要切割受害人不同身体部位的器官或者组织带走,十几年来已经有近十名年轻女子被杀人狂杀害,而且案件一直悬而未破。这一恐怖的传言像消息在市民中传开后,恐怖的阴影一样笼罩了铜城长达十六年,人们特别是女性,几乎个个谈狂色变,大白天几乎也不敢单独出门,孩子上下学都要家长接送,妻子、姐妹上下班也要等亲人护送,人们整日在一种提心吊胆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近日,白银市公安局向社会公布了一份《白银市公安局侦破系列强奸杀人案件宣传提纲》,证实白银确有一个“杀人狂”。警方在公布案情的同时,悬赏20万元向全社会征集线索,希望能够取得线索,但至今案件仍未侦破。

  9名女性丧生魔爪 1988年5月26日下午5时许,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白银区永丰街家中(以下简称“88·5·26”案件)。警方勘验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1994年7月27日下午2时50分,白银供电局19岁女临时工石某在其单身宿舍遇害(简称“94·7·27”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1998年1月16日下午4时许,居民发现白银区胜利街29岁的女青年杨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6”案件),调查证实杨某被害时间为1月13日。受害人“颈部被切开,全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16处,双耳及头顶部有13×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1月19日下午5时45分,家住白银区水川路的27岁女青年邓某在家中遇害(简称“98·1·19”案件)。受害人“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裤子被扒至膝盖处,颈部被刺割,上身共有刀伤8处,左乳头及背部30×24厘米皮肉缺失”。

  1998年7月30日下午6时许,白银供电局职工曾某8岁的女儿苗苗(化名)在家中遇害(简称“98·7·30”案件)。受害人“下身赤裸,颈部系有皮带,阴部被撕裂并检出精子”。

  1998年11月30日上午11时许,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白银区东山路的家中被杀害(简称“98·11·3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有22处刀伤,下身赤裸,双乳、双手及阴部缺失”。

  2000年11月20日上午11时许,白银棉纺厂28岁的女工罗某在家中被人杀害(简称“00·11·20”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裤子被扒至膝盖处,双手缺失”。

  2001年5月22日上午9时许,白银区妇幼保健站28岁的女护士张某在白银区水川路的家中被害(简称“01·5·22”案件)。受害人“颈部等处有锐器伤16处,并遭强奸”。

  2002年2月9日中午1时许,25岁的女子朱某在白银区陶乐春宾馆客房中被害(简称“02·2·09”案件)。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遭到强奸”。

  5、红安“12·26”:

        一夜之间,8条人命惨死屠刀之下,连9岁多的小孩都未能幸免。此案是建国以来湖北省刑事犯罪致死人数最多的一起命案。当地警方称,已经初步锁定这场灭门惨案的凶手。

  69岁的汪业杨最终还是没能把那个红包递出去。

  临近2007年底,汪从街上买了一个红包袋,塞进600元钱,放在枕头下压着,他在台历上圈定了一个日子——2008年1月28日,农历腊月二十一日,是小外孙吴梁波10岁的生日。

  汪计划在那一天将这个红包送给外孙。

  只是,一场突兀的噩耗改变了计划好的一切。2007年12月26日晚,湖北红安县上新集镇黎明石灰厂发生一起特大凶杀案,包括老板汪世书在内,共有8人被害。小梁波一家三口也在其中。

  值得庆幸的是,石灰厂工友汪发华和死者汪世发的小儿子因不在现场而幸免于难。

  未能举办的生日宴

  2007年12月27日上午9时许,一个亲戚急匆匆地跑到汪业杨家告知:“你家春莲出事了!”

  汪一下子懵了,不知所措的他被亲友拉着赶到现场,透过警方的封锁圈和密密麻麻的围观者,汪业杨看到,女婿吴小发的摩托车倒在石灰厂旁的路上,旁边还有些许血迹。

  一位早些时候赶到的围观者告诉汪业杨,倒在摩托车旁的一名死者被砍断了3根手指,脖子上有很深的刀伤。

  遇害者遗体被一具具抬出,检验、编号,包括石灰厂老板与老板娘、3名工友以及汪业杨的女婿吴小发一家三口在内,共8人遇害。

  “如果女婿26日晚上不回家的话,或许就能免遭一难。”汪业杨至今追悔莫及。

  汪业杨清楚地记得,26日晚上6时10分左右,女婿吴小发骑车带着外孙吴梁波到他家送鱼。

  在岳父家里,吴小发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坐在沙发上一个人看电视,小梁波则和另一个小孩在外面玩火。约摸7点钟的时候,吴小发拉着儿子准备回家。

  汪业杨逗弄着外孙,要小梁波睡在外公家别回去了。

  看得出来,吴梁波有些不想回家,但又怕父亲不同意。他怯怯地摇了摇父亲吴小发的手,却遭到了拒绝。

  看着孩子们在外面玩得正旺的火,吴小发丢下一句话:“等下烧大了,看你怎么收场。”便不由分说,要将儿子拉回家。

  见外孙有心想留下,汪业杨又重复了一句:“要不今天就别回去了。”

  吴小发扯着儿子的衣服说:“脏呢,得换换了。”便骑着摩托车带着吴梁波离开了。

  “那时,中央台《新闻联播》还没开始。”汪业杨说。

  当时谁也未曾料到,这一幕竟成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永诀。

  遇害者吴梁波生于1998年6月21日,家人考虑到冬天亲属团聚容易,便决定将孩子的10岁宴席提前到2008年初举办。

  惨案发生后,这场筹划中的生日宴再也不能举办,成了永远的遗憾。

  幸免者

  2007年年初,33岁的汪发华到黎明石灰厂打工,他是最早发现命案的人,也是黎明石灰厂唯一幸存下来的工友。

  在大多数人眼中,汪发华平时在石灰厂早出晚归,这次能成功逃过一劫,十分巧合,这或许归因于他与众不同的生活习惯——闲暇时,汪发华不大喜欢看电视。

  6、山城红衣男孩事件:

  2009年11月5号中午12时许,54岁的农民工匡记录赶回村里,家中正门和侧门紧闭,平时从来不开的后门却虚掩着。从后门进去,眼前一幕让他大惊失色。走进正屋,灯还开着,家里一片狼藉,儿子的衣服丢得到处都是。他唯一的儿子身穿红裙子,裙子上还别着白花,双手、双脚被绳子结结实实地捆着,两脚之间还吊着一个大秤砣,双手被捆着挂在了屋梁上,双脚离地几厘米,旁边一个长椅被推翻在地,儿子全身冰凉,已经死亡。

  离奇死亡的男孩名叫匡志均,他是山城市巴南区东泉镇中学七年级二班的学生,死时正好是阴历生日13岁零13天。

  死者男孩的父母都在江北打工,老家一直空着没人住,孩子平时在学校寄宿。案发前些天,孩子告诉父母,下个礼拜他要回老家。男孩说房子周围荒凉的很,他回去把门前的草割掉。11月3日,父亲给孩子打电话,打不通,联系学校后才知道,孩子已经有一周没有去上课了。案发后有同学证明,匡志均10月30日(星期五)放学回家时,一切正常。有同学反映,死者男孩喜欢看《聊斋志异》。

  父亲对警方说,后门用两块大木板挡着,外加一根钢筋。儿子死后,大门、侧门关着,后门开了,两块大木板和钢筋被放在门的左右两旁。他一边演示一边声称:一般是家里没人,就不开后门,都是别着门的,外来人是搞不清楚我的那个门,为什么我拿个锄头,站在这个上面,把那个木板勾开,因为勾开过后,这个门才开。

  男孩吊死的房间放着一张八仙桌,落满灰尘,还有几条长凳,靠墙挂着一个亮着的灯泡。孩子用过的课本、作业本,散乱地放在床上、桌上。两包方便面,吃了一包。电子表、书包、计算器、手机、光盘等孩子的遗物留在床上。书包里还有32.5元钱。

  男孩的死法非常罕见,令人恐惧,村里都炸开了锅,诡异的气氛弥漫开来。警方走访时,邻居反映孩子生前没有怪癖,全家都很老实,平时对人也友善,从来不和别人发生纠纷。死者匡志均性格内向,平时很少与人说话,害羞得很,从不主动招呼人。突然死了,全村人都觉得太怪了。

  奇怪之一:大红裙子。

  这个男孩死时穿着一件大红裙子,裙子是男孩堂姐的。刑警当时把匡志均从屋梁上放下来,脱去他的红裙子,发现这个男孩贴身穿着一件游泳衣,男孩自己的衣服一件没穿。女士泳衣胸口部位还有两块黑布,揉成了团。记者后来报道时称泳衣也是男孩堂姐的,但是这一说法遭到了父亲的否认。父亲说游泳衣不晓得是哪个的。

  吊死的男孩不仅穿着红裙子,还在里面贴身穿着一件泳衣。

  奇怪之二:专业绳结。

  匡志均和其他缢死的人不同的是——他用绳吊着的不是脖子,而是一双手,每一只手绑了12圈,脚上也是一样,绳子打结方法非常专业,不像是一个13岁的孩子自缚所为。

  奇怪之三:脚坠秤砣。

  吊死的男孩,脚上还挂着个秤砣,秤砣上有个数字“1”。在吊死的位置,地面本是平的,男孩双脚离地,悬空挂着的秤砣垂到地上,因死时挣扎,地面磨蹭出一个坑洼,坑洼里还有男孩流下的尿液。

  奇怪之四:额头针眼。

  匡志均的母亲说,我娃儿死的好惨哦,孩子死时额头上还有个针眼,那里是穴位,

  奇怪之五:木门“杀”字。

  死者老屋的木头侧门上,还写着一个恐怖而诡异的“杀”字,看上去触目惊心,“杀”字上打了一个叉号,上面还写有一个“王”字。连起来就是“王杀”。父亲对记者声称,门上的字是孩子写的,写了很久了。13岁的匡志均,为什么要在门上写下一个杀字呢,上面的那个王字有代表了什么,大家百思不得其解。

  奇怪之六:古怪恶梦

  11月4日凌晨,匡志均的母亲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从未谋面、个头很高的男人悄悄进入他家农村老屋,从后门进去,一个人进了屋,带着个帽子,背着个包,看不到他的脸。她立即被吓醒了,因为儿子当时正好回农村老屋割草没有到江北城与父母见面,于是母亲赶紧催父亲回老屋看看。父亲起初并在意,拗不过妻子,11月5日才赶回老屋查看,结果儿子真的出事了。在老家里,有个80多岁的邻居老婆婆告诉父亲,她曾经见到了一个奇怪的陌生男人出现在村里,还出现在他家附近,那人背着个包,戴着帽子。父亲感到万分恐惧,为什么邻居老婆婆见到的这个人竟然和孩子母亲梦中出现的男人一样,这是人还是鬼,父亲为此去山上道观里烧香祈求平安,还咨询过民间道士。

  民间道士没有多说什么,只表示问题可能来自于他们家的那间阴森的老屋。

  民间道士留下一张符,让匡记录贴到孩子吊死的那间房子里,道士说七七四十九天后,孩子要回煞,家里不要有人,所有人都要躲开他。

  法医判断,红衣男孩是发现尸体前的48小时内死亡的,也就是11月3-4日。遗体额头前有一个小孔和不重的外伤,大腿、双手、两肋、双脚裸部上方,都有极深的勒痕。此外没有任何伤口。法医进行了尸检,孩子从头部到腹部,都被线缝着,还带走了男孩的内脏等物,回城里解剖。

  警方认定,经市、区两级刑侦、技术部门调查,匡志均死亡事件排除他杀、自杀,属意外死亡。派出所开出的死亡注销户口证明,在死亡原因一栏上写着“其它非正常死亡”。

  父亲匡记录很不理解,对警方的鉴定结论不服。当时,他质问警方:什么叫意外死亡?既然不是他杀和自杀,我儿子究竟遇到了什么意外?什么是非正常死亡?

  于是,父亲第二次要求警方解释“意外死亡”的含义,警方负责人想了一会儿说,比如玩游戏也可能引起死亡。父亲再次提出疑问:玩什么游戏?和谁玩游戏?如果是玩游戏引发的死亡,那我儿子死时,双手、双腿捆得非常专业的结又从何解释?我儿子双手被捆后,不可能把自己“挂”到屋梁上去,更不可能再穿上大红裙子和游泳衣。

  父亲匡记录对采访的记者说,后来刑侦支队的负责人告诉他,不仅是区局,市局也无法解释发生在匡志均身上的这些现象。

  死者死时身现“金木水火土”五行迹象,再选属阴的数字13岁零13天,按理说,作案时间也应该是阴时,亥时可能最大。这样狠毒的做法就是想既让对方家断后,且让死者永不超生,死后魂魄尽散,不会找凶手麻烦。凶手熟知小孩出生年月,集合了金木水火土五行,头顶有针眼!分魄术!

  那针用尸油泡过,泳衣为水,红衣为火,秤砣为金,横梁为木,地为土。

  此案手法乍看下颇有许多自相矛盾:比如说:既给男孩穿上红裙,又在头顶用分魂针,是为了散魂。但又在脚上用上坠魂砣,胸前用引魂白花,如果只是与其家里有深仇大恨,想将其魂魄打散,则又何需要加上坠魂拓和引魂白花呢。这看上去自想矛盾。如果要想散其魂不再找凶手麻烦,那将其变成厉鬼不是自找麻烦?所以很多人就看不明白了。其实凶手并不是简单的想要打散其魂魄报仇什么的,也不是单纯的想养厉鬼,而是有更深的用意,可能是想提炼一个至阳的精魄。

  如果这个男孩八字纯阴,选一个八字纯阴的13岁零13个月的男孩,是为了提取一个至阴至阳的极品精魄,因为这样的精魄极为罕有。有些修炼精深的人为了达到某种目的,会花上几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去寻找这样一个精魄。所以他给男孩穿上红裙散魂,为免魂魄飘散无法提炼,所以在脚上加上坠魂拓,秤砣铁制,铁不透阴阳,坠在脚上魂魄无法远游,只能在死处附近徘徊。再用分魂针从额前分散这个男孩的魂魄,只将其至阳精魄或者至阴至阳的精魄从胸前的引魂花中引出。这样才能解释他这些自相矛盾的做法。我看警方也知道这事邪门,将这个案子公布出来,估计既是为了得到更多的玄学方面的解释和帮助。

  警方若是想破这个案子,没有高人的帮助是根本不可能的。

  7、独山子二人车失踪案:

  1996年10月20曰王先生与孰先生驶一辆黑色桑塔那到乌市赛马场的二手交易市场买车结果悲催的是俩人连人带车—块“人间蒸发”成为了中国十大奇案之一

  办案民警说,12年来,警方为了寻找郭农耕和王昌瑞,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走访了大量群众,但毫无结果。郭、王2人失踪时都才20多岁,两人的父母12年间奔波于乌奎两地,心力交瘁。

  据办案民警介绍,郭农耕,男,汉族,1971年5月14日出生,身高1.82米,肤白,牙黄,失踪当日身穿一套蓝色牛仔服,内穿灰色衬衣、棕色马夹,脚穿棕色皮鞋。随身带有独山子乙烯厂的工资卡,本人身份证及现金1000元。

  这不是一起普通失踪案;

  这不是一起谋财害命案;

  这是一起报复杀人案;

  原因之一:可能盗取了无线电信息或摄录了影像,遭到有闪光灯的飞行器、轿车或驾大车等人的报复。

  原因之二:可能是案主的车子,撞坏了案犯的祖产(如大门、旧宅、牧场、马车、古墓、饮用水源或其它运输工具),导致轿车、大车等上的人的追杀。

相关文章

热门阅读